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七的不老阁

Y(*^O^*)Y

 
 
 

日志

 
 

【纸片群侠回三国】第七话——诛吕布(中)  

2013-05-29 16:47:36|  分类: 纸片群侠回三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刺客这个东西,从古至今都算是个高危职业。

默默无闻,籍籍无名。

虽说好歹出了个荆轲,但毕竟荆轲只此一枚,更不用说就执行力而言,还是个败笔。

只不过,历史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小人物而改写的。这些潜行在夜幕下的人,也不乏胸怀鸿鹄之志之人。

这一十七条影子中,虽说都身手不凡,但有两个人的情况却是尤为特殊。

第一个人,叫赤火天。

赤火天本名叫什么,他自己都已然不记得了,当年为报一饭之恩的他孤身一人独挑花花寨三十六个杀人不眨

眼的凶寇,事毕后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为了撇清旁人的干系,他还擎着把淌血的刀在一地废墟的灰白火烬上

仰天长啸,得了个这样的诨名。

此后整日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历经大小几十战,明的暗的,他都未尝一败。对自己的身手,他可谓是有着

绝对的信心。

什么战神吕布!即便是神,我也能遇神杀神!

而这第二个人,却是有些特别。这十七人中,他或许是最最不情愿参加此次行动了,因而明明是轻功卓

绝的他,却故意在跃闪腾挪间巧妙的缓了步伐节奏,在同伙的眼里,还道是谨慎,殊不知他心里有个巨大的

声音在喊:开什么玩笑,杀吕布?刘关张三个人一起上都没干成,就这么几个乌合之众还想改变历史?我怎

么都得找个机会溜了再说,人家穿越都是锦衣玉食,花天酒地的,为啥轮我就那么苦逼捏。跟着这么些个没

文化没脑子还整天不可一世的二货,能活到今时今日也算是个奇迹了。

脑中电闪,但脚下不歇,转眼间,已逼近吕布居所。

按照原先的计划,是一干人散开从各个方位包抄,务必封死吕布的一切退路,做到一击必杀!

不过他们忽略了一句老话:强将手下无弱兵。

一路浮光掠影的潜入,虽说路上也遇过零散的几个大头兵。却都如同切菜劈瓜般料理了个干净。多少让这些

心中本就自视甚高的贼匪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为拔高的估算。乃至连身法都不若先前那般谨慎了。

可是武技天下无双的吕布吕奉先怎么能容忍身边尽是一干酒囊饭袋呢。

吕布曾对身边的爱将说:跟着我,你们一直籍籍无名,那是因为我的光太过耀眼了,要真论本事,你们每个

人出去,都是一等一的将才!

郭巨深以为然。

当初因为误伤了人性命落难逃窜时刚好遇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吕布,便一直追随左右。一来是佩其武勇,二

来是吕布确也比心待他,因此这贴身护卫一职他始终提着几分审慎。虽说不用再过那提心吊胆的日子,但手

上功夫却一日不曾落下。先前吕布进了房,他便和两个新兵在一箭外的庭院里明为把守,实则做些匀气调息

的功夫。因而那些轻而沓乱的脚步声旁人或许无知,他却感应到了。

感应虽感应到,但这战场的变化是瞬息万变的,他才要出声示警,便看到迎面一个黑影欺身而来,眼角余光

扫到不远处另一个新兵仿佛身后腿弯处被人猛的踹了一脚似的,曲着身体倒了下去,知是着了暗算,当下本

能的一把抓过身边的那个新兵衣领,同时跃起左脚猛然点地倒飞。喝了一声:躲!

那新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扯仿佛如入云雾之中,但神智清明,知是有敌来犯。凭着平日的默契,本想随着这

一扯之力跌撞着如何都要去给吕将军示个警,不料迎面一人跃然而至,五指箕张,直取咽喉。那新兵蛋子大

惊失色,惶急中举刀护面半出鞘,只想着阻得一时算一时。不料那黑影半途变爪为刀,竖章劈下,一股沛然

之力打在刀鞘上,那小兵虎口剧痛,手中刀当啷落地,双臂仿佛被电殛般居然丝毫动弹不得,而那黑影已然

步近,见小兵张口欲喊,赶着右手四指内屈,平着如蚀骨的巨蟒般一下击在那小兵的喉头上。

都说人之将死时会焕发出异乎寻常的潜能,那小兵命悬一线间自知生还无望,居然横下一条心,卸了全身力

道,反而趋身前迎,借那一击之力再度飞身跌出,总算撞穿了门板,临死前说完了那三个字。

吕布虎眉倒竖。

对他而言,这样的境况已不知历练几何。怕,那还真是半点都无。

那一刻,他只是觉得有些愤,有点怒。

一身的欢喜欲换做了杀戮欲,他轻轻拍了拍貂蝉的手,做了个宽慰的表情,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外。

走出门外,双方都是一楞。

做为刺客一方,他们对于吕布这种被刺杀的对象既没有高喊求援,也没有惊慌失措,甚至连近在咫尺的兵刃

都不屑去拿的从容态度表示出了一丝愤慨,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啊!而吕布也是满心的不爽,一眼瞟过满打满

算也就十几个人,其中还被郭巨放到了一个,又有三个正在和其缠斗不休。

真是作死!十几个毛贼还敢来暗算于我,难道就没有听闻过某万人敌的名声么?没文化,真可怕!

当真是越想越气,怒意勃发间虎吼一声,正好对面两个按捺不住的黑衣人也揉身扑上,一个双手套了对钢制

虎爪,一爪平伸,另一爪靠于其侧,飞速划过,带起一串耀目的电光和一阵牙酸的杂音。一触即分后,一爪

盖天灵,一爪撩下阴,呈一个合围之势。而另一人却仿佛一个游走于暗夜的幽灵,悄无声息的绕到他身侧,

手上一根分水毒龙钻斜斜往腰部递出,混合这昏幽的夜色,真个是润物无声,暗箭伤人。

吕奉先一声冷哼,不避,不挡,不闪,不抗。

他只是往前踏了一步,让人难以名述的一步。

只这一步,就仿佛凝固了空间,让周遭一切的方寸都落入了他的掌控。对那个虎爪杀手而言,他递出的那一

爪,起手之处是“原点”吕布乃是“尽头”,而此时这个原本待宰的猎物居然鬼魅般的切到了他的“征途”

里,想要收势,谈何容易?甚至他都来不及感受到恐怖,吕布已经右手拿住他左臂,左拳划了一个短促而悦

目的半弧重重击在他腹部,打得整个人都塌陷进去了一块,下一步吕布左拳化掌,像搂住自己心爱女人一般

兜着他转了个半圈,刚好让那斜刺里戳来的分水毒龙钻戮没入体,那黑衣人瞳仁涣散,喉口一甜,正欲喷

血,吕布单掌上托,脆生生的击打在下巴上,那人冲天飞起,炸开漫天血雾,落地前那个如鬼魅般的杀手惊

愕的发现,那具尸体左臂已断,而自己的心脏处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熠熠发亮的虎爪。。。

马中赤兔,人中吕布!!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